未分类

向日葵破解版

金至江和其余四位技术科的员工,恭恭敬敬的将方辰送出了办公室。

这种尊敬是发自内心的,并且不是那种员工对老板的尊敬,而是学渣对学霸的仰望。

他们几个自觉水平还不错,但是在方辰面前瞬间被秒成了渣,连小学生都不如。

其实到也没那么夸张,方辰对他们几个还是比较满意,主要金至江他们从初中都大学所学习到的知识都是以电子管为主的,对于由晶体管组成的集成电路暂时还是不太了解。

至于说为什么国内现在用的和学的大部分都是电子管,这就要怪苏维埃老大哥了。

电子管比起晶体管,不仅有体积大、功耗大、发热厉害、寿命短的问题。

更有电源利用效率低、结构脆弱而且需要高压电源的缺点,也就是说好不容易给它供点电吧,它把所有的能量都消耗在自身的发热上了。

再简单的说,就是同样的能量消耗,晶体管所能做的效率远比电子管更多,体积也更小。

至于说为什么苏维埃老大哥非要发展电子管,而国内也有样学样那。

原因很简单,在核弹爆炸的情况下,晶体管将彻底报废,起不到一点作用,而电子管还能继续工作。

也就是说,苏维埃和国内一直使用和研究电子管,都是出于应对核战争爆发而考虑的。

虽然现在听着有些蛋疼的感觉,但是事实就是如此。

自在美女阳光下起舞

在冷战时期,美苏两国,包括华夏都做过一些在现在看来,毫无道理的蠢事。

方辰刚才问了下,金至江是浙大毕业的,算是段勇平的小师弟,其余四个,除了三个大专生之外,还有一个是深大第一批的毕业生。

深大当年得到水木,燕大,人大这三所国内顶级大学的支援,教学水平还是可以的,马化滕,张至东,史钰柱都是深大的知名校友。

想到这,方辰砸吧了两下嘴,史钰柱现在应该从深大数学系硕士毕业了,而小马哥现在则是刚上大一,还是大二。

他其实最早是想去找史钰柱的。

此时史钰柱可以说华夏知识无数青年的偶像,去鹏城当史钰柱是无数学子昂首南下的梦想。

但是他想了想,还是算了,此时史钰柱已经功成名就,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,他去了之后,别说谁老大,谁老二了,人家搭理不搭理他还是一回事,就算同意一起干,让他当老二,他也受不了啊。

“方总你怎么没去考科大少年班啊?”段勇平看着方辰,终于把之前藏在心里许久的一个问题说了出来。

“我连高中都不上了来这开公司做生意,你现在告诉我,让我去考大学去?你这是想篡位夺权吧?”

方辰白了段勇平一眼,他真是懒的搭理段勇平。

就他现在这刚到四百分的成绩去考少年班,岂不是瞬间就要被人秒成渣了,而且他不想整天被一帮子天才打击智商。

招几个少年班毕业的学生给自己打工,这个到可以有。

段勇平也意识到了,这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了。

“你们段厂长那?你们那新老板那?快给我把他们给找出来!欠钱不还,你们还有理了?”

还没走到办公楼,方辰就听到一阵激烈的叫嚷声。

方辰看向段勇平,段勇平的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笑容,“这是之前给日华供货的一个供应商,叫马如龙,主要生产的是塑料颗粒,这应该是听说日华被您买了,我现在马上上去处理。”

供应商过来闹事,而且还被方辰看见,他着实感觉脸上无光。

听了这话,方辰心中暗骂了一声,这陈健仁连个嘴上把门的都没有。

这么短的时间就被人知道这事,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陈健仁透漏出去的。

至于为什么不是员工,原因很简单,这年头连个固定电话都是奢侈品,底下员工就算是想通知都通知不到。

“我告诉你们,你们要是今天不还钱的话,我弄死你们!欠老子的那十万块钱,买你两只手加一条腿还绰绰有余。”马如龙继续叫嚣着。

“马总,你息怒,你息怒,我们方总说了,这钱一定还给你们,你先稍等一会,等会方总和段总就来了。”

这应该是陈鸣永的声音。

“来个屁,老子不等了!我现在就去你们车间,让你们的工人都好好看看你们的老板是什么人!欠钱不还的老板,我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好给他卖命的,赶紧回家得了,省的白出力。”

“马总息怒,马总息怒!”陈鸣永苦苦哀求道。

“我警告你,再拦我,我揍你了!”马如龙怒吼道。

方辰眉头一皱,快步走了两步。

可是刚走上楼梯,就听到一阵惊叫声,只见一个黑影从楼梯咕咕辘辘的滚了下来。

吓了方辰一大跳,赶紧接住黑影,定睛一看,竟然是陈鸣永。

“明永你额头流血了!”段勇平惊呼道。

此时陈鸣永额头上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如同小喷泉一般,噗噗的往外面喷着血。

“方总,段总,我没事,就是个意外。”陈鸣永一见是方辰和段勇平赶紧开口说道。

“没事个屁!血流干了你再给我说没事吧。”

方辰顿时急了,不由分说的撕开衬衫,给陈鸣永的头上包扎了一下。

“你带着明永先去医院。”方辰对着段勇平说道。

段勇平慌忙把陈鸣永给扶了起来,就朝拉达走去。

这时,方辰抬头看向楼梯口,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站在上面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
这应该就是马如龙了,只不过这长相还真对不起他那名字,个子还没吴茂才高,獐头鼠目的,模样极其猥琐。

方辰眉头紧皱,这上门要钱的人他见多了,撒泼打滚的也多了,寻死腻活的也多了,可这上门打人的,他还是头一次见。

“你就是那把日华买下了的方总吧,咱是不是应该谈下你该还我多少钱。”马如龙缓缓说道。

闻言,方辰顿时笑了。

方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你把我的人从楼梯上推了下来,你现在还想问我要钱?你觉得不觉得你像是在讲冷笑话。”

马如龙面色微变,之前嚣张的气势顿时弱了一些,微微抽动嘴角,他极其不自然的说道: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是他要拦我,自己不小心失足掉下来的。”

你可能也会喜欢...